禁区人生:老兵深岩穴库守导弹22年 愿做忠实螺栓


  原题目:大山深处的老兵

  大山心脏,迷宫般的地下长廊绵延数里,一件件“国宝”庄重静卧,修建起一座雄伟的“地下长城”。

  一群士兵脚穿软底防静电鞋走走停停,带头的是位老兵,两条毛刷似的浓眉下,一双虎气生生的大眼睛,盯着“国宝”重复检查。突然,他将手放在一颗漆封外貌挑不出丝毫偏差的螺丝钉上,轻轻一扭。

  “这颗螺丝没有到达划定力矩手艺要求!”他眉头紧蹙。

  “可装备责任书上明白写着‘及格’,还签着专家的名字,你不会搞错吧?”现场指挥员问。

  “绝对不会。”

  经叨教,最后由专家组“会诊”,发现该装备不切合战手艺指标。若是未实时发现,有可能导致装备进入“自毁”法式。

  阵地就是战场,在洞库的每一刻就像接触。使命顺遂完成,走出洞库,老兵脱下防静电鞋,又慌忙赶向下一个洞库。这名肩扛三道粗拐的老兵叫季永强,他在这深岩穴库里已经事情了22年。

  肆虐的西冬风刮得昏天黑地,枝叶摇晃的密林深处,一条“羊肠小道”若隐若现,依稀可见一个身影在迎风而行。

  从宿舍到洞库不足两千米,紧裹大衣的季永强,步履蹒跚,足足走了40多分钟。并不是他不想走得快些,只是,这么多年来,他视为生命的洞库给了他冷漠的“馈赠”:心律不齐、视力模糊、白血球淘汰、慢性胃病、枢纽炎。刚过不惑之年,脸上就消退了青春的光泽,在狂风下,每一步恰似在向峰顶攀缘。

  22年前,季永强踏着强健的程序,从黑土地走进了绿色大山的怀抱。终日与他相伴的,只有山的冷峻、石的坚硬,他天天生涯中唯一的内容,就是进收支出那贮存着导弹的洞库。

  22年如一日,季永强一进洞库换上白色事情服,就像穿上战袍奔向战场,踏着急忙的脚步,对洞库的每个房间、每个角落、每台装备都战战兢兢地扫除,对产物间的风、水、电状态更是详细记载在案。

  种种机械轰鸣着,犹如风呼浪啸,震耳欲聋,面临面语言都得用手势比划;不允许喝水,有使命时经常忙得不能定时用饭,时间一长,季永强嘴唇干裂起皮、出血,还时常感应头晕眼花、四肢乏力;有时大规模的洞库作业卷起沉积多年的放射性灰尘,造成了许多官兵皮肤过敏。季永强也没能逃过,他全身红肿,起满了丘疹,瘙痒无比,但又不能用手去碰……无论何等艰难,在这个战场上他从未退缩,为了那些他的“心头肉”,他坚持边治疗边事情。

  那一次,洞库要负担某产物转贮使命,季永强领导着全班战士加班加点,一干就是四天四夜。一个大箱子近一吨重,小箱子也有两百多斤,季永强和战士们的手磨破了,手套上留下斑斑血迹……

  旧疾未愈,再加上饥饿、疲劳和噪音的折磨,完成使命、走出洞库的那一刻,这个“强人”脚底似乎灌了铅,没挪动几步,便一头栽倒在地……

  讲台上是一名士兵,讲台下是本科生、研究生。

  2014年,身为“兵教头”的季永强像往常一样走上讲台,发现前来听课的是全基地近百名高学历干部。

  看到给自己上课的教员居然是一名士兵,一名研究生不平气,“居心”刁难季永强,刨根问底追究某型装备中存在的问题。令他惊讶的是,在连珠炮般的离奇问题“轰击”下,季永强没有丝毫拮据。相反,他用自己厚实的积累、点水不漏的回覆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掌声。

  给高学历干部授课,这不是第一次。在院校、厂所和兄弟队伍的各种讲台上,都留下过季永强的身影。而这烙印最深的地方,却是在战士们的心里。

  三级军士长张亚宁是专业的顶梁柱,多次立功受奖,提及自己的结果,他总会满怀感谢地提起季永强。2000年,对生涯充满渺茫的张亚宁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军营。班长季永强见张亚宁爱动脑,便倾心指导,将自己总结的履历倾囊相授,张亚宁很快成为专业“不倒翁”。在收获乐成与认可后,张亚宁看到了人生的目的与偏向,不停起劲,走出了属于自己的精彩军旅之路。

  小张的发展前进,让季永强熟悉到了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”的原理,在提升本事、完成使命的同时,季永强满脑子都是编写课本、解说专业理论,琢磨怎样造就更多的“国宝卫士”。

  在一次就餐历程中,季永强闷头吃着饭,突然他从碗里夹出一块萝卜、一块牛肉,对着身边的战友讲起了专业理论,听得战友满脸惊奇。最后季永强问这个比喻好欠好明白?战友摇头,他眉头紧蹙,继续闷头用饭,过了一会儿,他又给战友讲了起来,直到用萝卜、牛肉把专业理论讲得够简练、够明确。第二天的专业课上,季永强把萝卜与牛肉的故事带上了讲台,一个深奥的专业理论知识就在诙谐诙谐中被各人消化吸收。

  季永强曾有两次面临提干机缘,都失之交臂,但当看到自己造就的战士发展为手艺主干、考上军校时,季永强心里充满了成就感。他经常跟战士们提及导弹基座上那颗忠实的螺栓、阵地旁那棵默默无闻的松树,实在,在战友们心中,他就是那颗螺栓、那棵松树。

  茫茫白雪笼罩了群山,凛冽寒风在大地上无情肆虐。透过门窗的玻璃,一个纤弱的身躯,正远望着杳无人迹的深山,似乎对那白茫茫的一片饱含着某种期望。

  那年春节,季永强的妻子刘笑雨在拥挤不堪的火车上颠了两天两夜,转了几趟车,好不容易来到深山的营区。谁知,季永强不仅没去迎接,就连见一面都没有。

  原来,那大山深处的洞库,向来是一片禁区。即便官兵眷属千里迢迢赶来,也绝对不能“越雷池一步”,能做的,也只能是每周在几十公里外的“大本营”小聚一下。

  妻子明白他,知道他正在执行某项使命。就这样,刘笑雨天天向着深岩穴库的偏向,远望着丈夫的身影。

  一周后,季永强乘坐班车出了山,一下车,跳进没脚的积雪,径直赶往妻子住的眷属楼。妻子看到满头大汗的季永强又喜又气,耍起了“性情”:“年都过完了,你还出来干什么!”季永强笑嘻嘻地说:“出来仳离啊。”“离!赶快写仳离协议。”妻子拿起桌上的笔和纸,生气地扔给他,季永强拿起笔就写了起来。妻子慌了,忙凑前一看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原来纸上写的是:妻子,你要着实生气,就打我吧!笑完,刘笑雨又眼圈发红,泪珠像脱了线的珍珠,啪嗒啪嗒直往下掉。季永强心里也酸酸的。完婚9年,自己对爱人欠下了几多情啊!洞库似乎就是他的“家”,而妻儿所在的谁人家就像旅馆饭馆。每年一个月的高原假,他很少休满;偶然春节休假,他似乎也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不是看书学习,就是坐在桌前写写抄抄。

  去年冬天,季永强刚满三岁的儿子季子翊突然患了急性肺炎,高烧不退,在医院治疗之际,一个电话打了过来:一项紧迫而又特殊的使命,需要季永强连忙赶回去。

  窗外,嘶叫的西冬风使劲摇晃着窗户,看着儿子紧闭的双眼和通红发紫的小脸,妻子急得直哭,岳母也流着泪对季永强说:“孩子病成这样,不能跟你们向导讲讲,晚回几天吗?”

  那天晚上,季永强在病房外一支一支地吸着烟,空荡荡的走廊回荡着极重的踱步声,一声声似乎在敲打着他那痛苦挣扎的心。第二天清早,他快步走进病房,轻轻将孩子抱在怀里,亲吻孩子烧得通红的小脸,一滴眼泪滴落在孩子的脸上。医生眼见这一幕,也被感动了,接过病重的孩子,对季永强说:“你放心地去吧,有我们在呢!”季永强提起昨夜已摒挡好的行装下了楼。出门前,蓦然,他停了下来,深深地转头看了看正在输液的儿子和无助的爱人,一咬牙,登车出发了。

  斜阳向高原洒下火红的晚霞,雄伟的昆仑山脉在这燃烧的霞光中展现出壮美的姿态。又一次圆满完成了使命,季永强爬上山顶,远远远望着崇山峻岭外的家乡……

责任编辑:张玉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comewow.com/hggoj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2-18 13:17:10

琅玡榜娱乐主管q829363|招商|主管|直属|登入地址 福彩3D技巧QQ829363 马泰娱乐平台主管|代理|Q829363直属|登入地址|招商|内部主管 时时彩组六技巧,Q829363 传奇娱乐平台招商Q71626 传奇娱乐平台主管Q71626

用户评论
“辰时的时候所带来的士卒全都在王宫门前集合完毕了。”支太皇说道:“我已经让他们分成数队巡视全城,拱卫王宫了。”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等级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评价内容: